社区电商:爆发的“黑马”怎样快马加鞭

[复制链接]
查看: 30|回复: 0

193

主题

193

帖子

62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21
发表于 2020-3-17 03: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月13日,新疆微巴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员工在仓库搬运货物。 □本版图片均由本报全媒体记者 秦梅花摄

  3月13日,家住乌鲁木齐市慈湖路的“微巴扎”“团长”吕双艳(右)在为小区居民送菜。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我区社区电商异军突起迅速进入各族群众的家庭生活之中。依靠小区建立的微信群,生鲜、百货、食品等购物信息源源不断地在群内出现,不少群众改变了过去传统的购物方式,越来越接受这种“见不到面”的消费方式,社区电商因此迎来爆发式增长。
  随着经济社会秩序全面恢复正常,社区电商能否稳住此前增速,化意外爆发为常态增长?成为从业者共同面临的课题。
  乌鲁木齐市民张霞最近有了新习惯,她每天都会翻看小区群里发布的团购信息,看到需要购买的商品,就通过团购小程序下单,一两天后就能在小区内收到货物。“蔬菜、肉禽蛋、水果、零食甚至百货都有,不少团购商品还比市场价便宜,不用出门就能享受到送货上门的乐趣,这种购物方式太方便了。”张霞说。
  疫情发生以前,张霞所居住的小区没有组建业主群,也没有社区电商。疫情发生后,为了方便小区居民,物业公司组建了业主群,还把小区周边的便利店、蔬菜店、药店等实体店店主拉入群里,居民可根据需要加入不同的店家群,随时下订单采购商品。此外,除了实体店,“源创优品”“微巴扎”“天山团GO”等社区电商也出现在其中,天天发布商品信息,让小区居民消费有了更多的选择。
  “以前,我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多的社区电商平台,第一次购买后,消费体验还不错,这才有了经常‘逛’的习惯。”张霞说。
  社区电商全称社区电子商务(ESN),是针对具有社区属性的用户,在一定范围进行的网上交易行为,对用户而言提供了一种更为便捷的社区在线销售方式,具有快速、高效、低成本等特点。
  实际上,疫情之下,不仅在城市,在农村电商服务站也为宅家的村民提供着便利服务。乌什县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组织全县的电商服务站点,通过建立微信群,将日常的蔬菜米面粮油等商品发布在村微信群内,周边村民通过查看商品图片下单购买,再由电商服务站站长配送到家。
  据乌什县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不完全统计,2月下半月,电商服务站点配送生活物资微信订单就达782笔,金额近8万元。
  疫情期间,新疆微巴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业务量有了大幅增长。公司在乌鲁木齐市的活跃“团长”数量,从每日的50多人增加至150多人。“我们此前一直专注做地州社区团购,这次疫情期间,乌鲁木齐团购增幅较大。如果说每一位‘团长’的背后就是一个小区的消费者,那疫情防控期间我们就增加了100多个小区的顾客。”该公司总经理安然说。
  乌鲁木齐博源众合商贸有限公司是新疆较早运营社区团购的企业之一,旗下拥有“乐乐妈”品牌,团长人数达到3000多人,团购群覆盖全疆。
  “2017年,全疆还只有2家企业在做社区电商,我们那几年发展非常迅速。2019年,不少大资本进入,新疆社区电商企业达到近50家,行业内竞争非常激烈。”公司总经理龚勋说。
  社区电商是通过社交工具进行销售的微商。其中,团长既是销售者也是消费者,顾客也都是团长的同小区业主或者同事。这种带有社交化的购物方式,使消费者对商品反馈很直接。
  3月10日,家住哈密市的李岩通过快团团小程序,帮朋友的精酿啤酒餐厅发布了一条啤酒团购信息。一天内,十几箱啤酒就被周边小区的消费者预订完了,不少消费者反馈不错,催促他开第二个团购。
  “此前我正在准备自己的网上店铺,疫情期间接触到社区电商,开始尝试用快团团在我家小区的群里做,没想到几个小时就卖了2.5公斤装的十几箱菠萝,这让我看到了新方向。”李岩说。
  快团团是拼多多推出的一款社区团购小程序。截至3月9日,新疆社区商家(团长)用快团团小程序的已经超过1000人,主要分布在乌鲁木齐市、昌吉回族自治州、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哈密市、克拉玛依市等地,已产生各类拼团1万余个,团购商品主要为蔬菜、水果、海鲜、百货、化妆品、食品等,拼团金额约1000万元。
  除了拼多多,苏宁、京东等大型电商平台也推出了相关的社区电商业务。与此同时,在这场疫情的催化下,新疆友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友好超市、“8点半”等传统超市卖场数字化步伐加速,让曾经以本地化、电商企业为主的社区电商竞争更加激烈。
  为了保障供应,疫情期间新疆友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超市通过组建微信群以及订单小程序,为全疆友好超市覆盖范围内的消费者提供送货上门服务。“我们在全疆累计组建了360多个微信群,配送了上万个订单。以前我们线上订单主要是和天狗网及美团平台合作,这次社区群的组建,让我们进一步拓宽了线上销售渠道。”该公司超市分公司工作人员表示。
  3月11日,兵团104团蔬菜种植基地职工宋紫阳又发了一批蔬菜给“微巴扎”。疫情期间,该团有20多吨的蔬菜出现了滞销,让近400户种菜职工十分担忧,后来通过“微巴扎”社区团购,才解决了蔬菜的销路问题。
  “社区团购主要以生鲜百货为主,我们一直从生产基地源头进行直采,这样一方面能减少中间环节降低成本,另一方面对产品的品质也更能把控。”安然说。104团不是他们合作的第一个直采基地,疆内及疆外不少农副产品产地都曾与“微巴扎”合作。
  “微巴扎”在全疆有近万名团长,活跃团长3000多人,订单非常庞大。安然从2016年底开始做社区团购,开始只是看到在乌鲁木齐批发市场冷冻产品价格和地州销售价格间巨大的差额,才产生了从批发市场直接卖到地州消费者手中的想法。没想到这种方式,让安然的团购一炮而红。
  “今年初,我们社区电商迎来了特别好的发展机遇,以前需要花费很久才能建立的团,现在在很短时间内就建立了。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丰富产品品种,以更优惠的价格和更优质的商品留住新顾客。”安然说。
  龚勋的计划也是这样。对他来说,社区团购门槛低意味着行业内产品良莠不齐,想要在今后实现长远发展,还是得从产品的源头入手。“我们几家社区团购企业计划今年联合起来,大家抱团从内地一手种植基地、生产厂家直接进货,这样既能形成规模,还能保证质量。”龚勋说。
  相较于社区团购企业,新疆友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则计划把360多个微信群的客户维护好。“我们集团非常重视社区电商销售,今年计划不仅要上线小程序,还将从服务入手,加强微信群管理、营销制度化,并开展相应的活动,提升消费者购物体验。”该公司超市分公司工作人员说。
  “新疆社区电商起步不算晚,但受制于人口密度、消费能力,一直没有特别大的平台出现。在新疆,社区团购是对大型商超购物的有益补充,双方差异化的商品服务给消费者提供了更多的选择。我们发现,现在拥有更多资源的龙头企业也开始参与其中,甚至开始主导本领域的电子商务生态体系建设,这必将为社区电商发展注入新的活力。”新疆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陈兵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